艺术人生

当前位置:

 首页  > 艺术人生 > 正文

徐开君:一花一草一世界

《中华英才》半月刊 作者:徐开君 2023-05-31 08:53

字琦昆,号印雪,斋署灯心草堂。1970年出生,九三学社社员、中国少数民族文物保护协会艺术研究院副院长、北京国人书画院副院长,中国藏学研究中心画院画家(师从叶星生先生)、《先风》艺术期刊副主编、江苏连云港海州美协副主席,朐社成员。

作品参加“纪念香港回归全国美术作品展”、在芝加哥大学美术馆举办的“瞬间 —— 21世纪的中国艺术”美术作品展、“一带一路”中尼艺术家交流展、第九届中国体育美术作品展等诸多展事。作品并被中国美术出版总社录入《当代中国艺术光盘著作》。三幅作品参加威尼斯国际双年展。

1997年于连云港市博物馆举办《迎香港回归——徐开君画展》。

1999年于江苏省美术馆举办《徐开君工艺美术作品展》。

2018年于北京现代彩墨美术馆举办《度·徐开君彩墨禅意画展》。

2019年于天津举办《晓梦惊蝶——徐开君书画展》。同年于江苏常州、宜兴举办个人画展。

2022年举办“仁青寻觉—春风杨柳又逢君——徐开君现代彩墨作品全国巡展”。作品多次参加北京、西藏、山西、山东、浙江、广州等地举办的学术邀请展。


徐开君的创作有的挖掘厚重的地方历史文化题材,更多的是风趣天成的生活画面,他的绘画有着明晰的个人风格,作品中,皴擦与泼彩相汇合,笔墨与肌理相交融,金石为骨,色彩为韵,共同协奏出如梦如幻的生命乐章。

在他的笔下,有民间剪纸的平面图式,有年画的喜庆率真,有当代绘画的简约,他汲取古典色彩中的典型元素进入画面,以古艳沉厚的“壁画味”、素朴天真的“民间味”建构起画面的整体基调,为作品嵌入了鲜明的文化标志。作品贵在立意高远、思想深邃,在浓墨重彩中,徐开君在思想性、民族性和现代性等方面进行了深入的探索和研究。反映了他对绘画艺术和滋养他的土地的挚爱。

《水中花》  75cm×56cm  2017

《十方》  75cm×56cm 2017


母亲曾经问我:“小华,你知道你为什么会画画吗?你出生的前一天,我还在和泥巴,站到凳子上弥墙,这是我对你的胎教啊。”哈哈哈,母亲对生活总是乐观和豁达。后来我对带着芬芳乡土气息的艺术真的很感兴趣。老大娘剪纸装点新娘的窗户,老大爷为孙子扎一个漂亮的风筝,姑娘给情郎纳一双绣花鞋垫……民间生活平凡而朴实,然而它却集中了衣、食、住、行、用等“生活技术”中的精华和智慧。

对艺术的认知,有人认为粗不如细、俗不如雅、野不如文、土不如洋,将两者对立起来,我却反其道而行之,崇尚大简胜繁,拙极胜巧。并意识到——艺术之根是生活。过去我常常把自己的画给母亲看,让她提意见,母亲虽然不识字,但对美有她独到的理解,我想这就是生活经验吧。

《肩上蝶》 144cm×75cm  2018

《花开一诺 》 144cm×75cm  2018

一直以来乡土民情指引着我,注入我的作品,给我力量和信心。东方艺术不仅仅是将生命意义留给那些可以阐释的空间,更多的是表现精神层面上的意志和信仰。我对当代意识的自我探知,既保持着中国画艺术的特色和笔墨情趣,又追求独特的语言构架,力求作品蕴含强烈个性和艺术感染力。美术评论家马鸿曾经这样评价我的作品:“淳朴清新,内涵丰富,独创一格,得中华写意美学真谛,其乡土情结尤可佳也。”

在创作上:我力求以物遣怀、物情交融。追求天然质朴、虽俗尤雅的艺术风格。题材上:从民谣“花喜鹊,尾巴长,娶了媳妇忘了娘。”到民歌“春季到来绿满窗,大姑娘窗下绣鸳鸯,忽然一阵无情棒,打的鸳鸯各一方。”后来再到仓央嘉措的“一个把帽子戴在头,一个把辫子甩背后,一个说请你慢慢走,一个说请把步儿留,一个说心儿莫难受,一个说很快会聚首”。这个活佛诗人不朽的诗篇深深地打动并感染着我,因为真实而大美,我也理解他“世间安得双全法,不负如来不负卿”的矛盾和纠结心理。渐渐明白了修静向善是我们此身来到世间最美好的事情。于是对西藏文化及宗教题材产生了很大的兴趣,心中自由自在的世界,清澈而高远,天空如此的干净,没有了尘埃和喧嚣。一种精神洗礼过的神采,一种非常单纯而轻松的自如状态,留下的是美好与震撼。

《红影》 76cm×55.5cm  2017

《哺》 75cm×54cm  2018

创作中我吸收西藏唐卡艺术、敦煌壁画艺术、宗教雕塑艺术等众多艺术营养,融合民间剪纸艺术,探索性地表达新时代的艺术语言。摸索期间,常常求教于方家师长,从中得到不少教诲与鼓励。

去年拜访著名美术评论家左庄伟先生,他说“开君的画有三个特点:第一,有民族元素;第二,有趣味性;第三,有现代感。民族元素与现代构成巧妙结合,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。”一路走来,感激众多师友批评和帮助,在不断的学习中,自己的审美趋向,个性及性格渐渐地表露出来。但自觉得在阅历、素质、技能、功力和境界上还欠缺许多。艺术的路上,山一程,水一程。白云飘飘,绿水迢迢,缘来花开,缘去花落。我心甘情愿做个蜜蜂去翻译花开花落的声音。在此引用《金刚经》里四句偈:“一切有为法,如梦幻泡影,如露亦如电,应作如是观。”云水禅心,花开见佛。梦中满天的星星都是一朵朵莲花。我不是刻意追求结果,就是想让朴素本初的自我得以分享。回归到一花一草一世界的情怀里。

 

《静安》 75cm×57cm  2018

 


凡艺术皆贵想象

文/王雪峰(北京大学、中国美术馆美术学博士后导师)

绘画艺术是精神世界的东西,是高于物质世界的。通过大自然画自己,通过物质画精神——这才是自己。徐开君是一个有精神追求的画家,他的作品,首先是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,然后想想里面还有可思考的内容。艺术要反映第一念,凡艺术皆贵想象。作者想象力丰富,带给观者也是无尽的想象。他的艺术表现的是一种心灵与生活对话的意境。他将个人的生命意识和思考作为重要的艺术表达资源,在平凡的日常生活中用别样的眼光观察物象,从中获得个体的感受。他在作品中表达自己对世界的体悟、认同与融合,具有了更大的自由度与综合性。缘于乡土文化,敦煌壁画,藏文化等各种文化在心灵中渗透、交融、沉淀,徐开君的绘画是让个体的微观与自然的宏观相重置,对传统价值与观念的解构与重建。

由此,他在认同、参与、体验甚至享受生活的情境下,进行了一种对传统结构和价值观具有解构性的艺术实验。很多图式,表现手法及作品所表达的意境,以及精神内涵的挖掘,作品无不反映出价值观与世界观的张力性冲突与共存,以及他在这种冲突中试图重塑自我的努力。这种重建主体性的努力是为了争取个性的自由。不在别人的条条框框中游走,试图进入一个理想化的空间或者不复制过去的规范模式。他崇尚绘画的文学之美,追求画中有诗的意境,此中还蕴含着人文的、宗教的、哲学的体味。

他学过西画,以当代绘画的特质:强烈的色彩,沉稳的线质,夸张的体态,以此来表现对客观世界的主观感受。他将自然形体分解为各种切面,然后加以主观地组合,有时又把同一物体的几个不同方面,或者是不同物体不同的意境组合在同一画面上。以多向度的思维空间,让观者产生多方位的心灵感受。他常常以跳跃性的思维延伸为更深一层的意象,创作出撼人的情形。其艺术语言也跟着流动、跳跃,呈现出流动的质感与音乐的节奏,值得为之品味再三。我认为,优秀的艺术作品能让观者从中感受到一种力量。那是信仰与眺望、时代与个性的高度展示,一种情感与自然,内容与形式的完美统一。

(2023年第09-10期)

【责编 李鹏】

红韵染东方---诸家评论周尊圣天山红作品

《中华英才》半月刊2024-02-27

翰墨侨韵 桑梓情怀

《中华英才》半月刊网2023-11-02

24小时热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