艺术人生

当前位置:

 首页  > 艺术人生 > 正文

“北京榜样”,在弘扬国粹的氍毹路上

《中华英才》半月刊 作者:张瑞江 2021-01-15 10:00

2016年获感动西城人物荣誉

「 一 」

大如席的雪花,从天空萧萧摇飘而落,张张相叠、层层相轧。紧接着,狂风肆虐,满世界都在卷着飞雪。红军炊事班战士先是在雪山上,后是在草地上,和飞雪顽强撕扯、与狂风拼命扭打。突然,就有一名战士在暴风雪中摔倒了,瞬间就有其他战士伸出手臂去拉起。众战士在风雪中手拉手、肩并肩,筑成了一道坚不可摧的钢铁长城,在狂风暴雪中起伏绵延、巍然浩荡……炊事班长乔老仲从战士的肩上抢过铜锅背在自己肩上,艰难地跋涉着,总是抢在战士前面走。“雪皑皑,夜茫茫,高原寒,炊断粮……”为了把极其有限的粮食节省给战士们吃,班长乔老仲从山下到山上未吃一粒粮食,竟然就活活地饿死了。雪很快覆盖了班长乔老仲的身体,他俨然一座晶莹的丰碑。官兵久久地站在雪地里,默默地哭泣着。仿佛有一种天籁般的声音在告诉世界:如果胜利不属于这样的队伍,还能会属于谁呢?!

2016年获“北京榜样”荣誉称号

以上,这是北京市西城区金融街北端,负有盛名的梅兰芳大剧院,北京风雷京剧团演出的大型现代戏《长征路上》。时值2011年6月底,为庆祝建党90周年,隆重举办演出活动。该团团长兼导演、主角乔老仲扮演者,正是2016年十大“北京榜样”松岩。

如何才能更好地表现《长征路上》的主题?松岩对这台大型现代戏进行了一系列探索和创新。夹金山是中央红军长征途中翻越的第一座大雪山,藏语意思是又高又陡的山,主峰海拔4000多米,山巅终年积雪,空气稀薄,天气变化无常。当地人说,“走拢夹金山,性命交给天。”为了凸显这一特点,每场开头端都不再用京剧鼓点,而是以煽情的背景音乐取代,不断出现着人们耳熟能详、格外喜爱的《十送红军》。特别是,该剧唱腔融合了京剧各个流派的唱腔元素,大段的唱腔让京剧迷在艺术享受中受到思想启迪。舞美追求整体写意与局部写实相结合,在整体艺术上给人以强烈美感。艺术地呈现了当地群众传唱的歌谣:“夹金山,夹金山,鸟儿飞不过,凡人不可攀。要想越过夹金山,除非神仙到人间。”立体形象地描绘出红军翻越夹金山的艰难险阻。

2005年现代京剧《长征路上》演出剧照

为了更好地导演好这台大型现代戏,塑造好炊事班长乔老仲这一英雄形象,松岩坚持:用红军精神演好红军。可没有想到,由于排练过度疲劳,在一场演出中,松岩将右腿跟腱摔断。为了赶在十月份完成录像,手术后还不到三个月,松岩就和剧团的同志们一起投入了工作。松岩以长征精神为引领,对剧本和人物进行了深度的编排和揣摩,使这一剧目更加真实感人。松岩用自己的实际行动,诠释着“长征”的伟大意义。由中央电视台向全国播放后,各方面领导、专家、学者,解放军官兵和戏迷朋友们,都给予了高度评价。此剧经常在建党周年、建国周年及其他时机进行演出。场场演出都真挚感人、催人泪下,引起阵阵掌声与喝彩。

在艺术的道路上,松岩始终坚持弘扬主旋律、传播红色基因、传递正能量。坚持把“讴歌党、讴歌祖国、讴歌人民、讴歌英雄”,作为自己人生的价值追求和艺术的终极目标。

举办奥运会是中华民族的百年梦想、千年盛事。举办北京奥运会,是我国综合国力和国际地位显著提升的具体体现。申办奥运会的成功,彰显了我国的综合国力、经济实力、科技强力、文化魅力,是一场国家形象和民族地位的展示。

松岩团长教授西班牙学生京剧表演

团长松岩以及他的团员和全世界华夏儿女一样,都为举办北京奥运会无比自豪和骄傲。2005年6月份,松岩担任了北京“奥运口号发布会”上唯一的京剧节目《东方神韵》的导演。松岩遇到的第一困难,就是上级分配的舞台演出时间为:4分11秒。时间太短了!特别是要在短暂的时间内,通过京剧这样一种特殊“戏”的表现形式完成,确实极其困难。松岩经过认真分析、深入研究、反复论证,明确了方向、制定了标准、筹划了方案。京剧节目《东方神韵》的主题内容要歌颂伟大的中华民族精神,大力弘扬中国精神。在表演形式上,既要把京剧的宏伟场面表现出来,还要把京腔京韵和西洋电声器乐融合在一起,将一场现代国际风格的京剧宏伟场面表现的淋漓尽致。松岩调动了北京市各院团演职人员共百余人,经过精心编排和策划,让演出从整体设计和艺术创新等各方面都达到了高水准。

在包括松岩和团队在内的,千千万万中华儿女的期盼中,2008年8月,这个具有重大意义的特殊日子,向中国、向中国北京,神采奕奕、款款走来。北京奥运会期间,松岩率领剧团接受了奥运广场为庆祝奥运会举办的演出任务。演出正值八月酷暑,奥运广场的舞台搭建在露天场地上。天气炎热,演员们大汗淋漓,化妆勾脸都很困难。京剧用的是油彩,卸妆后脸上被晒得留下深深的印记。但为了宣传奥运,给国内外观众以美的享受,松岩带领团员一丝不苟,以饱满的热情投入到演出之中,把优秀的国粹艺术献给了各国和首都的观众朋友们,圆满出色完成了奥运广场的演出任务。

「 二 」

60年一甲子,一甲子一轮回。从1937年在天桥成立时算起,风雷剧团历经世态变幻、风雨坎坷后,在即将走到60年一甲子时,就出现了这样的“轮回”:演出不景气,濒临衰败。80多人的剧团因经费短缺,每年只能开出60%的工资。许多演员为了养家糊口,不得不放弃热爱的京剧艺术,转行谋生去了。

走过60年一甲子的风雷剧团,路在何方?

就在1996年,32岁的松岩被一纸任命,晋升为风雷京剧团副团长。

在这个非常时期,是风雷京剧团选择了松岩,然而因之,松岩也选择了风雷京剧团。

风雷剧团,路在何方?

你挑着担我牵着马

迎来日出送走晚霞

踏平坎坷成大道

斗罢艰险又出发又出发

松岩天生就是演猴戏的奇才。早在28岁的松岩正是凭借扮演孙悟空而名噪剧坛。斩获1992年北京市中青年戏曲调演集体奖和个人表演奖,成了北京京剧界颇有名气的“美猴王”。正如松岩自己所说:“我必须要全部融入我所扮演的人物角色。融入人物的过程,就是我思想、品质、艺术,再熏陶、再启迪、再感染、再教育、再提升的过程。”那作为被誉为“美猴王”的松岩,比任何人更能理解《路在何方》这首歌。

风雷剧团,路在何方?

松岩用理想、智慧、信心、才华,唱出了答案:

敢问路在何方路在脚下 

请教历史,探究风雷剧团60年的规律和经验。拜师社会,寻求风雷剧团转机的条件和方略。

2017年梨园三部曲之二《缂丝箭衣》剧照

有了,松岩和团的领导一道,和全体团员一起,育新机开新局,描绘了风雷剧团美好明天的蓝图。

“艺术经济学”,松岩的这一思想提出后,立刻得到全团上下的拥护和支持。一直埋头练功的松岩开始从“艺术经济学”的角度思考问题。他主动请缨,从团里挑出30多人,承包了恭王府的京剧演出,一年演出200多场,在为剧团争取了经济效益的同时,他也成为首都京剧界第一个拥有固定演出场地的“承包户”。

顿时间,风雷剧团准备离开的团员不走了。已经离开的团员,陆续的回来了。

尝到“第一桶金”的甘甜后,松岩凭借“后路早已断,前行见大勇”的魄力,带领剧团努力开拓市场,演出足迹遍及京城,演出的场次也逐年提升:由200场,到300场,再到500场!在2001年至2002年间,剧团演出竟达到793场,创造了当年北京市所有演出团体的演出数量之最。

和京城各大国字头剧团相比,风雷只能算是“弱小”。“弱小”能创出如此佳绩,令不少业内人士刮目。

松岩续写京剧辉煌的战绩,纳入了人们的视野。2001年,37岁的松岩成为剧团历史上最年轻的团长。作为剧团“一把手”,行政事务和来往应酬增多了,有人担心他会脱离舞台。他笑着说:“作为演员,黄金时间有限,没戏演痛苦,工作量大了又辛苦,我宁愿辛苦也不愿意痛苦。”

松岩经过北京“奥运口号发布会”上,唯一的京剧节目《东方神韵》的导演历练后,艺术水准有了质的提升与飞跃。同年9月,松岩集编剧、导演、主演于一身,打造出高水平的演出剧目《武松》。此剧以新剧本、新设计、新形式的特点,突破了以往京剧传统的表现形式,成功地塑造了“武松”形象,并被中央电视台录像,向全国多次播放,获得了专家和戏迷观众的好评。

用实践精神传播国粹,让传统艺术走向新生。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,面对新兴文化市场的冲击和年轻观众对历史与戏曲欣赏的“断层”,松岩在传承弘扬京剧——这块中华文化瑰宝时,陷入了前所未有的羁绊和纠结。而对于京剧的爱,经过几十年的艺术风雨磨砺,早已融入松岩的骨髓和血脉。作为剧团的领头雁和风向标,松岩深知京剧的传播和发展不能光靠嘴巴说,更要硬碰硬的实际行动。

2016年梨园三部曲之一《网子》演出剧照

松岩一生不变,一生求变。2015年,松岩自编自导自演的“跨界”作品——京话剧《网子》,当年10月,在新落成的天桥艺术中心首演,得到了业内专家及观众的一致好评。其最大的亮点在于话剧的壳,京剧的魂。松岩在《网子》中实现了对多种艺术门类的借鉴、融合、创新,特别是与年轻观众的“无缝对接”,是使传统艺术走向新生,重塑京剧之魂的可贵探索。自首演以来,已经在京内外多个剧场演出数十场,几乎场场爆满,掌声不绝。被称作“京话剧”的《网子》,最终实现了借助话剧的壳,完美展现京剧的魂。2016年4月,松岩带领《网子》剧组随北京市外宣办“京味儿文化之旅”赴台湾,在高雄演出两场并赴新民国小、台湾艺术大学、台湾戏曲学院进行互动交流。演出当日,高雄社教馆演艺厅座无虚席,一次次响起掌声。本以为南方的观众对京味剧水土不服,没想到在台湾引起了轰动,用国粹实现了南北文化大融合。自2016年底开始,风雷京剧团开始了惠民演出,进社区进校园,展现梨园风采,有重点的熏陶、感染、引导青少年,对京剧艺术的认知和喜爱。“作为曾经鼎盛一时的国粹,京剧演尽了千年往事,有着永恒的价值,值得我们整个民族去坚守!”松岩如是说。

「 三 」

作为剧团掌门人的松岩,在传承与突破中,审时度势,不等不靠,主动作为,将剧团发展战略精准地定位在八个字上:“择善固守,以待来者。”守住“风雷”这片特殊的艺术星空,保护好这份优秀的非物质文化产业,这是松岩这一代戏曲人留给后人最有价值的礼物。

作为团长,松岩带领团队一路前行,用理念、实力、创新、坚守来书写更加辉煌的“粉墨春秋”。松岩紧密结合社会实际和人民文化需求,将剧团打造成一个独具特色的“古老班社”形式的文化场所。利用剧团“风入松”小剧场,量身打造传统古老艺术集萃剧目。主办“北京沙龙·亲历北京”大型系列文化活动,邀请来自外国驻华使馆、国际组织驻京机构、外国驻京商会等机构的近百名外国友人走近国粹京剧。国家领导人何鲁丽、陈元、王家瑞,以及诺贝尔奖获得者丁肇中等都亲临观看,兴致盎然地给予了好评。

风雷京剧团在1993年4月10日,迎来了一位特殊的观众。他,就是美国前总统尼克松。华彩亮丽的氍毹舞台上,松岩担任的主角京剧表演,彰显了中华民族独具特色的京剧艺术魅力。尼克松观看后,激动不已,连连称赞,还提笔留言,写道: “中国过去是伟大的,未来会更伟大,我永远忘不了这次演出!”。多年来,由松岩担任主角的风雷京剧团,多次完成接待来访的外国元首、政府高级官员及各国驻华使节的重要演出,都受到一致好评。

松岩一直坚持,京剧艺术不能仅限于中国舞台,要走向世界,传达着中国精神、中国智慧、中国品质、中国气派。近些年来,松岩带领风雷京剧团多次出访美国、英国、加拿大、瑞典、芬兰、西班牙、希腊、日本、新加坡等国家。演出足迹遍及海内外,受到了各方观众的热烈欢迎,每年演出场次达到500场以上。这些演出,收到了外国朋友的高度赞赏。为了更好地弘扬京剧艺术,松岩还极力促进对外文化交流,在拓展国内演出领域的同时,积极开发国际市场,竭诚为国内外旅游者和观众服务。

松岩特别注重,用风雷京剧团的光辉历史教育引导剧团成员,讲好团史故事。2007年风雷七十华诞,为了感怀这非同寻常的70年历史,松岩策划、运作、导演了一台活色生香的庆典晚会。无论从历史意义和演出形式上,都体现出了新颖、独特、感人的高品质创作水准。对此,央视《戏曲采风》、《燕升访谈》等栏目专门对松岩进行了独家报道,晚会也通过中央电视台戏曲频道多次向全国播放。

人们述说剧团前身“民乐社”,述说剧团1937年在北京天桥天乐园的诞生,述说剧团80年历程。

松岩团长为青少年传授京剧艺术

在剧团创建80周年之际,松岩设计一系列纪念演出和展览活动。北京风雷京剧团悠久的历史,激励着一代代风雷人。在剧团的优秀精神和光荣传统的培育下,80多年来,曾拥有和培养过众多的京剧表演艺术家和著名京剧演员,一代代的京剧人薪火相传,坚持传承弘扬优秀传统文化,创作出更多无愧于时代无愧于人民无愧于历史的精品力作。松岩精心打造,创排了梨园三部曲。在《网子》和《角儿》之外,《缂丝箭衣》叙述了古老技艺的传承,思想伦理的抗争,欲望现实的考验。通过一段戏班往事,掀去了旧时戏装租赁老店的神秘面纱,在一件缂丝箭衣的背后,揭露了人性内心的理念碰撞和情感挣扎。描绘了梨园界老艺人,为了保护和传承戏曲文化所展现出的工匠精神。松岩力求用话剧的壳诠释京剧的魂。《缂丝箭衣》不仅讲述了与京剧人有关的故事,更一板一眼地将京剧的元素融入剧中。以此将戏曲和话剧糅合紧密,把京剧的家底无痕地嫁接到话剧的表演中,从而剥去戏曲文化的神秘和抽象,把戏曲行业的细节、戏曲人的人生表现出来。由此得以让观众看得懂、感兴趣、有体悟。《缂丝箭衣》作为团庆80周年系列演出活动之一,在天桥艺术中心首演获得广泛好评。其他系列纪念演出和展览活动,2017年11月1日至11月7日在天桥艺术中心举办,以新颖的形式和精湛的表演赢得了观众的好评。

松岩,一如既往,矢志不渝,把继承中华民族优秀京剧艺术,担当传承中华民族优秀京剧艺术的使命,作为自己的最大梦想。在弘扬国粹京剧艺术的道路上,取得了一系列成就。头戴许多光环,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、北京戏剧家协会理事、北京市人大代表、北京市劳动模范、西城区百名英才,等等。松岩始终发扬钉钉子精神,深深植根于京剧人民艺术的沃壤里。演出足迹遍及海内外,每年演出场次达到500场以上,所到之处,都会受到各方观众的热烈欢迎。

北京市前门外,人车熙攘,昼夜喧嚣,十分繁华。珠市口丰泽园饭庄门口向北,楼上树立着红色字牌:“北京风雷京剧团”。就是在这里,松岩不忘初心、牢记使命、勇于担当,继续率领北京风雷剧团,在为传承中华民族精粹、人民大众喜爱的传统文艺——京剧艺术瑰宝,砥砺前行,不懈奋斗。


【 人物简介 】

松岩,北京风雷京剧团团长。出身京剧世家擅猴戏的他,上任后曾创下两年间演出793场的北京演出市场数量之最。2008年他作为奥运唯一京剧节目《东方神韵》的导演,精准达到将京腔京韵与西洋电声器乐完美融合的演出要求。2015年后自创京味话剧梨园三部《网子》《角儿》《缂丝箭衣》,将多种艺术融合重塑京剧之魂,获得广大观众称赞。被评为2016年十大“北京榜样”。


【 作者简介 】

张瑞江,硕士研究生。毕业于天津师范大学、装甲兵学院、解放军艺术学院、鲁迅文学院。全国、全军“四五”法制宣传教育先进个人,北京军区优秀旅团主官,多次被上级评为优秀党委书记、优秀党务工作者等,二等功1次、三等功3次。在《十月》《中国作家》《北京文学》《山花》《长城》《时代文学》《雨花》《昆仑》《解放军文艺》《鸭绿江》《黄河文学》等刊物发表小说百万字,被《小说选刊》《中华文学选刊》等刊物选载,作家出版社出版小说集《雪土流光》、敦煌文艺出版社出版小说集《无界旅行》。3次获全军文学奖。中国作家协会会员。现在中共北京市委宣传部工作。

红韵染东方---诸家评论周尊圣天山红作品

《中华英才》半月刊2024-02-27

翰墨侨韵 桑梓情怀

《中华英才》半月刊网2023-11-02

24小时热点